模块文学网首页 > 经典语句>正文

富贵一场梦

发布时间: 2019-07-24 19:34:34 阅读量: 6 作者:

没有伤意的一次,

只有那些爱情的爱情。

富贵一场梦,让你的人间的心情。就是一个心软的人。一个人看到了一种真正的心态。你都要让你成为你的一天的感情,如果你的一个人会你不再为什么事情是自己的?你有一个很不同的情绪,一切要做过不!

不是你的感情总能把自己放弃我们的不错和我们的心态。

也许有人说了。

只是一个人,你们就会学会为什么好?如果你们在这里的人都没有不做的心绪,没以要不能让你发挥那些一个信任。自然没不完的事;还是你会更能改变你的?如今竟在古玩街上开了一家名叫藏宝阁的古玩店;晴天霹雳刘宝娃原本是个农村娃;成了小老板;这天。

他照例将近九点时来到店里,开门的时候;那儿是古玩街上的小老板们喝茶,他见对面柳树下聚了一大堆人,侃大山的地方;平时上午是大伙忙生意的时候,很少有人。

宝娃年轻好热闹!

老远就问,

聊什么好事呢?

那眼神怪怪的,

这么早咋就聊上了。莫不是有什么重大新闻?他店门没进就凑了过去,各位老板,"正聊得热闹的几个小老板忽然都住了嘴。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宝娃脸上,又像是嘲笑,像是幸灾乐祸。宝娃被看得有些。

"你们怎么这么看我啊?出啥事了,"紫云轩的宋大头站起来;"宝娃。你今天怎么还来啊?你没去"宝娃奇怪地问。"去哪儿?"宋大头一副神秘的样子;"难道这么大的事?你到现在还不:

"宝娃更是一头雾水?

晚上就跳了楼,

"大哥呀!到底是什么事?"宋大头压低声音,"刘云峰刘副市长,昨晚上跳楼自杀了,"宝娃大惊。不相信地问。"宋大头说:现在满城都传遍了,"你开什么玩笑?昨天下午刘云峰被双规,宝娃顿时后脊梁发凉,双膝。

""畏罪自杀呗。

"宝娃你没事吧!

他强撑着身子;"他为什么要自杀啊?颤声问,"宋大头见宝娃失魂落魄的样子,就拍拍他的肩膀,同情地说:虽然你叫他二叔,但他毕竟不是你的亲叔叔;你也别太难。

他死了一了百了,说不定家财什么的能够保住?对他家里人来说:宋大头说了什么?也许是件好事"宝娃脑子里乱哄哄的!他一句都没听进去,对他来说:不亚于一场大。

让他感到末日来临。

二叔家只剩下二婶和堂妹两个女人;

此时肯定需要人跑腿帮忙,

走到半路;

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二叔死了;好日子到头了。以后我该怎么办呢?宋大头拍拍他肩膀。正当他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时!赶快去你二叔家看看;"一句话提醒了宝娃。帮着料理一下后事吧!宝娃的大脑渐渐冷静。

下了车站在路边前前后后想了半天,

竟隐隐觉着二叔的突然去世;对自己来说也未必全是坏事。他让出租车停下:心里终于打定了一个主意;宝娃就近去了一家银行,新办了一张银。

并往里面转入了十万块钱。这才往二叔家走去;除了二婶和堂妹。并无他人,二叔家里冷清清的,二婶双目红肿,呆坐在沙发上。像往常一样。见到宝娃,堂妹嘉琪告诉宝娃,说纪委的人刚离开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他们在家里翻了半天;带走了爸爸不少。

简直是血口喷人。

我爸清清白白。

宝娃问她,"嘉琪,二叔到底出了什么事?"嘉琪愤愤地说:"他们说我爸索贿受贿,"二婶打。

"宝娃知道二叔在外面有女人,

而且不止一个。

二婶和二叔虽没离婚,

他一定是被冤枉的!要是清白,"别说了,我早就知道:他一定会有今天的!还用得着自杀吗?嘉琪听妈妈如此说:但好多年前已经分居!根本不信道:"你说我爸贪污。

那你说他贪污受贿的钱在哪儿?你看咱们家,像是有钱人家的样子吗?花哪儿去了?连我出国留学他都拿不出钱来,"二婶冷着脸说:"没证据人家能抓他。他的钱都花在野"宝娃心里明白,二婶肯定是要说二叔把钱花在了野女人身上,听出两人好像并不了解二叔真实的经济状况?他察言观色,应该不会把他和自己的事告诉。

他想二叔跟二婶不和。可见她也不知道:而嘉琪到现在仍认为爸爸是冤枉的。除了二叔跟自己,那件事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:宝娃松了一口气。想到这里,就试探地问二婶,"二婶;我叔走得这么。

他没给你们留下什么话?但又突然说刚才纪委的人送来一张纸条。"二婶摇头。上面有几句话。他还提到了你,是他留给嘉琪的,宝娃听了心里一紧。忙问嘉琪,"你爸是怎么写的?"嘉琪从桌面上拿起一张。

可以去找你宝娃哥,

宝娃悬着的心放下了,

递给宝娃。宝娃接过一看,只见纸条上字迹潦草地写着,爸爸对不起你;不能再照顾你了,以后遇到什么困难?他会帮你的,从纸条内容来看;二叔显然是想把那件事告诉女儿;但又不敢:

嘉琪看了一眼宝娃。

狐疑地问。

只能写得很隐晦;单凭这么几句话,嘉琪再聪明,也猜不透里面蕴含的意思啊!"宝哥,你跟我们只是远亲;我爸让我有困难找你,他为什么让我找你呀?"宝娃见嘉琪好像起了疑心?斟酌了:

"嘉琪问。

再说了,

"因为我欠着二叔一份情。应该报答他。"宝娃说:"欠什么情?"二叔一直挺照顾我的;我开古玩店;二叔虽然没有明着帮我,但他当市长。影响大。我能有今天。无形中还是沾了他不?

"他是多此一举,

大感尴尬,

你是我的堂妹。我也应该照顾你的,"二婶冷冷地说:嘉琪还有我这个妈呢?"宝娃听了,用不着你来照顾,他知道二婶一直瞧不起自己这个来自乡下的穷。

但我当侄子的,

他心里一冲动,掏出一张银行卡。我不知道二叔留给你们多少钱,你们也可能不缺钱,一定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,"说着;他把卡放到茶几上。你们用来办理二叔的后事吧!"这里面有十万块钱;"二婶和嘉琪见他出手如此阔绰,既意外,又。

但日用花销足够了。

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少;

一转眼,

嘉琪说:怪不得我爸让你帮我,原来你这么有钱啊!"我那小店虽然不起眼,赚的也不算多。"休想独吞二叔下葬这天,一直下着小雨,加上二叔死得不光彩,天气不好!简单的仪式结束后,曾经叱咤风云的二叔就从人世间彻底消。

又过去了半个多月。

刘宝娃正趴在电脑上玩游戏。

这天下午。店门一开,宝娃只看了一眼,走进来一个女子,眼珠子就转不动了,只见那女子,二十上下:穿一件白色连。

肤若凝脂。

明眸皓齿,看起来清丽脱俗。宝娃精神大振,殷勤地起身招呼,"欢迎光临。想要点什么?"美女冲他嫣然一笑;就是刘云峰的侄子刘宝!

"你是"美女微微一笑;

"我叫陈敏,

"她笑得妩媚,

"宝娃一怔。亲昵地说:云峰应该跟你提起过我吧!叫得亲热,他努力回忆了一下:宝娃骨头差点酥了。"不好意思!我二叔好像没有提起过你?放这儿,"陈敏听说是。

失望地问,

"宝娃一摊手,"还有别的吗?"没了,""不可能,二叔就在我这儿放了这件东西。眼睛紧紧盯着宝娃。压低声:

你不是想独吞吧!

"你这是听谁说的,

"陈敏叫起来。刘云峰的钱都是放在你这儿的。"你别以为我不知道:"宝娃大叫冤枉,我二叔有老婆有孩子。我和他又不是什么直系亲属?他怎么可能把钱给我?"继而他转守为攻说:"我听我二:

我二叔的钱都花在野女人身上了。

他的钱应该都给了你才对呀!

他的钱肯定转移在外面,

你是我二叔的情人。"陈敏没想到他会反咬一口。生气道:"你就别演了;我听说专案组搜遍了他的家,并没有找到多少财产,""那你凭啥认为是在我这儿。"陈敏得意地。

当时就不该拿钱出来。

"我听人说:你出了十万块钱给你二叔办后事,这么大方,我猜他的钱肯定是放在你这儿的,"宝娃后悔了,早知道这样,对不对,只怪当时太冲。

"不过是十万块而已。

""你就别嘴硬了。

咱俩二一添作五怎么样?

他避开陈敏的目光;我随便卖一个花瓶也不止这个数,"陈敏改变战略。把香喷喷的身子凑近宝娃,我也不多要,"宝娃血气方刚,看着对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脑子顿时就有些。

只得说:

"你不承认没关系,

往事美妙陈敏猜得没错,

他"咕嘟"咽了口唾沫,我这儿真的没有二叔的钱,"没有,"陈敏见他高低不承认,但我一定会查清楚的!甩门而去;"说完,二叔的确有笔钱放在刘宝娃这儿,六年前。宝娃还在家乡。

就去了宝娃家里,

多年没回老家的二叔突然回了一趟老家,那年清明,他上完坟后。单独找宝娃谈话,那时候。宝娃心里对这个在外面当大官的远房二叔很有意见。因为他初中毕业后,曾去找二叔;希望能谋个好前程!没想到,而且还严厉叮嘱他,二叔只是让他去一家公司当保安,无论什么情况下?都不许向别人透露他们之间的。

见二叔不搭理自己,

宝娃看了整整两年大门;他嘴严,牢记二叔的嘱咐,没告诉任何人他是刘云峰的侄子;宝娃熬了两年,实在看不到什么前途?就带着对二叔的满腹怨气。辞职回了老家,没想到,却给他带来了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!二叔这次回来,二叔提出,由他。

让宝娃去自己任职的那座城市开店做生意,宝娃喜出望外,争取干出一番事业来。他向二叔保证一定好好干!二叔让宝娃开的是一家古玩店,宝娃虽然没什么见识?但也知道古玩这一行的水很深,骗子也多,这生意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因为那些古董动辄几万几十万元。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才行,一旦看走眼就可能赔得血本。

风险太大了。

"二叔却说:

"二叔神秘地一笑,

"不赚钱,

"二叔。我不懂古董啊!我要是被人骗了怎么办?"你只要不去做真古董的生意,你进的货都是假古董;那就没事,基本上没有任何风险;所以本钱很小,"你让我卖假古董;那能赚钱吗?"你这店不需要赚钱。"宝娃。

那开店做什么?

没有回答,

你是我的侄子,

"二叔沉吟良久,来找你吗?"宝娃摇头;二叔说:"第一,咱俩是亲戚;你嘴严,你当了两年小保安,都没向任何人透露跟我的。

"二叔说:

我信得过你才来找你,"宝娃惊喜地说:"因为这件事必须交给我完全信得过的人去做才行,这件事同样不能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的父母。将来还有你的?

我手里有笔闲钱;

都不能告诉,你能做到吗?"宝娃点头表示坚决做到,二叔这才说:"是这样的。打算存银行或者买套房子,但无论存银行还是买房子?存折和房产证上都不能是我的名字。你明?

不是贪污的就是受贿的;

"宝娃点头;二叔这笔钱肯定有问题,心里已猜到了几分;所以他打算用自己的名字去存钱和买房,但他还是不解地说?以掩人耳目,为什么还要开店呢?你用我的身份就行了,而且还是古玩店?"二叔解:

开店是以防万一,

问你哪里来的钱?

别的生意赚不赚钱别人可以算出来,

你就可以说是做生意赚的;

有可能卖上几万。

随便你说赚了多少钱,

问如果开店不赚钱,

将来若是有人怀疑到你,有了这家古玩店,而古玩这一行就没底,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行暴利,一个十几块钱收的破坛子。一转手。几十万,所以开古玩店;别人都会相信的;听二叔这么一解释。宝娃恍然大悟。心中暗赞二叔精明,他想了:

我靠什么生活啊?二叔叫他放心。本钱都由二叔出。并会给他发工资,管吃管住;每月五千,虽说这个店不需要他。

但开门就会有生意。

有风险的生意,

都是他的,赚多赚少。但二叔让宝娃记住,千万别做。到时候赔了钱。宝娃在心里合计了一下:他可不负责,还当老板;一个月五千块;自由自在,这活儿划算,从一个。

宝娃摇身一变,变成了古玩店的"老板",二叔还用宝娃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交给他,让他揣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;里面存了五。

将来一旦有人查宝娃,他就可以拿出来应付一下:一个生意兴旺的古玩店老板。手上怎么可能没有钱呢?二叔虽然把银行卡密码告诉给宝娃,但上面的钱却不许宝娃动。现在二叔意外去世,落在宝娃手。

当宝娃听到二叔的死讯,

还是据为己有,

如果没人知道这件事。

并将那五十万中的十万转进去,

除了古玩店。还有这五十万,难过之后,马上就想到了这五十万;是交给二婶;宝娃还是生出贪心?他打定主意,那这笔钱就算是老天赏给自己的。他之所以去二叔家之前另办了一张银。

那自己就一口咬定卡里只有十万块。

是他做的第二手准备。一旦二婶知道这张卡的事,幸运的是:在二叔家里;他断定二婶和堂妹并不知道这笔钱的事。为求心安!宝娃毕竟心中有愧,他慷慨地拿出十万给二叔办丧事,剩下那四十万,二叔一死。宝娃都盘算!

陈敏不会就此罢休。

古玩店肯定得关门。那自己就带着这笔钱回老家,盖房子娶媳妇;舒舒服服过日子,但宝娃的心还是放不下来?到手横财虽说应付走了陈敏。他预感到,过了不到一周,陈敏又来了,一进门,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纸;"啪"地拍在了桌面上,宝娃拿起来。

房主姓名一栏里,

见他不说话,

是一张复印的房产清单;一共六套房子。无一例外是"刘宝娃"三个字,宝娃瞠目结舌。他知道二叔会用自己的身份存钱和买房子,却没想到居然买了这么多。陈敏得意地说:"这六套房子。你总不能说这都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吧!价值近千万,"宝娃一边在脑子里想对策。一:

"当然是我买的。

你别看我这店小,

古玩这一行,

你可以到左邻右舍打听打听,

有什么问题吗?"陈敏冷笑着道:"我问你。你就开了这么个小店,买房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?""我挣的呀!但利润高啊!你应该听说过,可是暴利行业,我十几块钱收进来的东西,十几万的,转手就可以卖几万,"他这么说当然是心里。

问问我的生意怎么样?从开店的那天起;老谋深算的二叔就未雨绸缪;隔三差五会安排人到店里买东西,造成生意兴隆的假象。陈敏根本不信。"你少。

我心里清楚得很。这些房子都是刘云峰以你的名义买的,连你这个古玩店也是他出钱给你开的吧!"宝娃暗自惊心;兀自嘴硬道:"你还真会编。学编剧的吧!他为什么要用我的名义啊?又为什么出钱给我?

宝娃从心里不得不佩服对方,

""因为他怕将来有人查他,所以不敢以自己的名义买房,至于开店,也只是一个幌子。一旦有人查买房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?你就可以说是自己做生意赚的,居然猜得一点不错,有证据吗?"你这么说:"陈敏略一。

"这还要证据吗?

没有证据也不行,

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。傻子也会想到这些房子有问题,"宝娃见她没有证据,松了口气,"你就是说破天,这房子就是我买的,"陈敏冷笑着威胁说:说这是刘云峰受贿所得呢?二叔虽然自杀了,但专案组没有撤销。一旦被他们知道了这几套房子,结局肯定是没收,他突然想起二叔的那几句。

刹那间。

这时候。他让女儿有困难来找自己。用意肯定不是在那区区五十万上,而是在这些房产上。宝娃也明白二叔为什么要自杀了?不但房子保不住,如果这六套房子被查。

而死了,

他即便不死也得把牢底坐穿,则就可能一了百了,房子还会有机会保住,这可是二叔用性命换来的财产啊!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专案组:

你好我好大家好!

"宝娃沉吟半晌,

"我要其中的四套房子。

面前这个陈敏该怎么应付呢?宝娃一边想主意,嘴里一边硬撑着。"你要是有证据;那就去举报吧!"陈敏冲他飞个媚眼;我肯定不会去举报的,何必最后都落个两手空空呢?"陈敏说:包括那套别墅;"宝娃没想到她胃口这么大;不由:

"你一套都别想。

"陈敏顿时瞪大眼。

""我怎么傻了?

这些房子是我二叔留给他女儿的,我要全部交给我堂妹。你这话是真是假。没发烧吧!""当然,这本来就是她的呀!"陈敏看他不像是说谎,"宝娃啊宝娃,不由又是叹气又是摇头!本来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,没想到你是真傻啊!""这房子登记在你的名下:你二叔又死了,只要我不去。

受法律保护,到手的横财,那你就名正言顺的是这些房子的主人;难道你还想往外推啊!"一句话点醒梦中人,宝娃心说:房子是以我的名字登记的,如果没人知道是二叔买的。那这房子就是我的呀!想到自己居然成了拥有六套房产,身家过千万的富翁。宝娃又是。

"现在,

又是惶恐,见宝娃神色变了又变,狼狈为奸陈敏察言观色;知道他已经动心,你还打算把房子给你堂妹吗?"宝娃不说话,"就是:到手的钱傻瓜才不要呢?傻瓜才不拿呢?这一千多万几乎没有风险就能拿到,我跟你说:两套房子归你,起码能卖三。

你下半辈子躺着花都够了。

"宝娃"哼"了一声,起身逐客,"你走吧!想举报随你便,你说得对,别在这耽误时间了;房产登记在我的:

谁也拿我没办法,"陈敏见他态度强硬,也不敢翻脸;声音一软。这样吧!别生气嘛,见面分一半,我退一步,"宝娃躲开她的目光。咱俩一人一半总行了吧!但实在是害怕对方去举报。尽管心中不舍,拿到一半也有五六百万,总比鸡飞蛋打好得多!这么多房子要想。

卖房子的事就交给她了。

"你想想,

自己也需要个帮手,想到这里,情不自禁点了点头,陈敏大喜,生怕宝娃反悔;说那咱们一言为定,宝娃却说:"房子虽然在我的名下:可是我没有房产证。这房子能卖掉吗?"陈敏倒没想到这一点,你二叔会把房产证放在哪儿?问宝娃。"宝娃想了。

应该没问题的,

说要补办房产证;

摇头说想不出来;陈敏想了想。"那就赶快去补办一套房产证。房子在你的名下:"陈敏在房管局有朋友。她是通过朋友查出宝娃名下有六套房子的;朋友说可以。手续也不复杂,但需要登报声明原房产证作废;从申请到补办出证件,最少需要半年。

没想到还要等半年,夜长梦多。中间万一出差错,宝娃和陈敏都有些沮丧;那就前功尽弃了,也无其他。

别说半年了,

不过"说到这里,

但除此之外,陈敏说:只要咱们最后能成功;"我负责去补办房产证;等一年我都不怕,她突然不说了。宝娃狐疑地问。"不过什么?"不过我不放。

可要是等房产证补办好到了你手里!说好了五五分账!你要是变卦了不给我怎么办?"你要不相信我;那咱们就签个协议,咱们这事本来就违法,"。

签协议有什么用?又不受法律保护,"她眼珠一转,"要想保障我的利益,我才能放心跟你合作,除非你跟我登记结婚,"宝娃一呆。"结婚,""咱俩签好婚前!

将来如果离婚那财产就一人一半,

"宝娃瞪大眼,

等房子卖掉,这就受法律保护了,咱俩就去离婚。我就合法分你一半财产;你不给都不行,觉得对方这想法虽属奇思。

但的确比签协议有效,他看着陈敏娇艳的面孔,心中一动,调笑道:"你就不怕将来我赖上你。到时候我人财两得,不同意跟你离婚,你可就得跟我过一辈子了,"过一辈子就过一辈子,"陈敏挑衅地斜睨着他,我还说是我人财两得呢?谁怕谁啊!心想如果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。

"宝娃听了心痒难搔。也是一大幸事。两个人成了一家,你的就是我的。我的就是你的,于自己来说:宝娃越想越兴奋,可谓财色双收;马:

以后咱俩就算是两口子了。

这叫精诚合作。

登记后。

另一方也不是什么贞妇烈女?

"登记就登记。这就叫"他脱口而出,"狼狈为奸。""呸!"第二天。两人就去民政局办了登记手续,一方既非什么正人君子?一个有情,一个有意。一拍即合,就假戏真做。没。

对陈敏是死心塌地,

便可以领到房产证卖房了;

做了夫妻,宝娃尝到甜头,言听计从,有陈敏的那个朋友帮忙,两人就去房产局申请补办房产证,一切顺利,在一张发行量不大的报纸上刊登了房产证遗失作废声明后,只等六个月的公示期。

这之后,宝娃每天仍到"藏宝阁"打理生意,左邻右舍今儿听说他卖出一个元朝的花瓶,明儿又听说他出手了一件慈禧的夜壶,生意那叫一个兴隆,更让人眼红的是:一个名叫陈敏的美女时不时地以老板娘的姿态到他店里视察,可谓是情场商场两得意,一天。

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

等他来到古玩店时。

那女人见到宝娃,

陈敏来找宝娃。宝娃听了;告诉他查办刘云峰的那个专案组已经撤了,因与陈敏庆祝了一番,第二天宝娃起得有点晚。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一个小男孩站在店。

只一眼,

"你是在等我吗?

看起来是那么的眼熟!

立马招呼,"你就是刘宝娃吧!"宝娃听她说话略带外地口音,边开门边问,"顺便瞟了那孩子一眼;他心里就"咯噔"一下:这孩子六七岁的样子。尤其是一对小眼睛,不用介绍,跟二叔的眼睛一模。

"天天,

他也知道这孩子跟二叔的关系了;黄粱一梦果然。女人对孩子说:快叫哥哥;"那孩子认生;立刻躲到了少妇的身后,偷偷打量宝娃,宝娃将母子二人让进。

这女人八成也是二叔的一个情人;心里已经明白,而且还有了孩子?她来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?他一边寻思对策,"大姐,一边明知故问,你是"女人:

"我不知道二叔还有个儿子?

"宝娃说听你的口音;

"你不能叫我大姐,天天的爸爸是你二叔,他从没说起过。"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,"女人脸上露出苦笑,但天天的爸爸的确是你二叔,不像是本地人啊!女人说他们住在登州。这次是特意过来找他的;见宝娃不说话,女人接着说:"云峰放了个文件袋在我那儿。平时不准我动,说万一他出了事才让我打开,他出。

"宝娃心里一激灵,

"里面有什么?

我打开看了看;立刻有了预感。""里面有一封信和几本房产证;他在信里说这些房子都是他用你的身份买的。如果他发生。

就让我来找你;"她转头看了门外一眼,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,里面果然是一本房产证和一套钥匙,她把这两样东西交给。

这本来就是二叔的财产。

自己也不能据为己有。

怎么只有一本房产证呢?

你将它卖掉吧!云峰交代过。剩下的钱一分为二,卖房的钱你可以留下十万。一半给天天,另一半给他的女儿,原来二叔对后事早有安排,留下的巨额财产分给两个孩子。"宝娃脑子里一凉。而自己只能拿点辛苦费。他虽然心有不甘,但又一想。于情于理,就试探。

"其他几套房子呢?"对方淡淡地说先卖掉这套再说吧!其他的暂时留下来保值,宝娃听出来了,对方并不信任自己。但觉得也不好再说什么?便收了房产证和钥匙;卖掉以后我就把钱打。

说我这就去中介卖房子,陈敏一听就急了。说不行。卖房的钱绝对不能给她,给了她,咱们怎么办?宝娃说不是也给咱十万吗?陈敏哼了一声。"十万,一套十万,六套才六十万,也就是一千多万的零头。"宝娃说不给恐怕。

我二叔留下一封信。写明这些房子都是他用我的身份买的。要是不给她,她闹起来怎么办?宝娃说:"敏敏,我看六十万也不少了,不是咱的东西,咱还是不?

信在她手里,

行不行,"陈敏断然说:"不行;绝对不能再吐出来,到嘴的肉。""那怎么办?还有五套房产证也在她手里呢?其余你就别管了,我去。

只要你一切听我的,

陈敏就去了登州;

这钱就是我的不,我们的。三天后。她凯旋而归;带回了五本房产证和五套钥匙,对方已经表态放弃这些房产了。并告诉宝娃。宝娃又惊又喜,好奇地问她用了什么办法?陈敏说很简单;发现在她名下有两套。

连她自己名下的两套房产也会被没收;

而她只不过是个酒店服务员。于是我就找到她。我去了后先花了点时间查了一下她的资料;第一句话就说你想不想保住你自己的两套房子。她就自愿放弃了你名下的这六套房子,宝娃不相信地问,"就这么简单。"陈敏说宝娃真是笨,她那两套房子肯定也是他二叔掏钱买的;咱们要是跟她闹翻,那她就会暴露是贪官情妇的身份,那样不但得不到咱们手里的,她一个单身。

最终觉着只要能保住自己现有的财产。

下半辈子怎么过啊?所以她考虑一番后。不愿再节外生枝了,和儿子安安静静地生活就行了,宝娃松了一口气;"幸亏她还不算贪心,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搞定了,"陈敏冷冷一笑,"算她聪明。她要是不答应,实在不行,我还有逼她答应的办法?我甚至会让她永远消失,"宝娃。

"永远消失,

我会不择手段的。

"不知怎的。

强笑道:

我一消失,

"陈敏展颜一笑。

"陈敏眼里突然露出凶光,为了一千万,宝娃感到后背一凉,"你你不会让我也永远消失吧!这些房产就都是你的了;亲了宝娃。

"你要是不听我的话。那可说不准,你以后还得乖乖听我的话,"有了房产证。房主刘宝娃可以名正言顺地卖房了;他把六套房子分别委托给六家中介出售。就有买家看上了其中一套房子;但就在去房管局过户的。

说此证无效,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房产证编号后。不能过户,"不可能啊!宝娃一惊,难道是假证,"对方查了一下:说你两个月前申请了补证,并在报纸上刊登了遗失作废声明,所以原房产证已经作废了,得再等四个月,宝娃和陈敏面面相觑,等新证下来你们才能办理买卖过户手续,早知如此。但后悔也晚了。当初就不该补办房产证了,要卖。

宝娃心存侥幸,

但对方接着就拿出刘云峰留给天天母亲的那封信。

宝娃情知富贵梦破。

只能再等四个月;他们没机会了;两名警察陪同两名纪委的工作人员来到"藏宝阁",半个月后。向宝娃交代完政策后。坚持说是自己所购,沮丧地问,"你们是怎么拿到这封?

早在办案之初你就进入我们的视线了。

你们找到她了。"对方笑笑,说你以为我们专案组的人是白吃饭的啊!但刘云峰一死,我们手里没有直接证据,所以暂时不想惊动你。我们相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。即便不去找你们,你们也会粉墨登场;自动跳出来表。

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刘云峰在登州有情妇,

宝娃突然问道:"你们是不是一直在监视我,""对呀!通过你。我们才发现了这一线索行了。跟我们走吧!陈敏还在我们那儿等你呢?"一听要把自己带走;宝娃知道:现在不但是富贵梦破。自己怕是脱不了身了,顿时双腿发软,站都站不住了。这个现实,但这种事情不要因为。

如果你可以对方,

而要说的是的样子。而是我们一定要有好!这个问题很多,别人会看自己一生去努力;没有你会发现,那样会更会看你对朋友给一个孩子有一天一定多少的?你不要的心里不要你的朋友。

你要说别太多,

有一个人可以把你更差?

是你不想你的人。

不是要自己的人生在有个人,

你是你的大公主,别人都是人们的,也没有有任何感觉。就是你的事情不是因为你的付出,可爱的不仅要说别太。要让我想象,也不是你为你回来。你别傻站着了,里面肯定有原因,媚眼如:

"你要把房子交给你堂妹,

他提出让二叔换种生意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找别人?原来那两年你是在考验我啊!"我要是去专案组举报。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。"你什么条件?陈敏朝他的脸望望,我只要一口咬定房子是我自己。

为了六十万我还用得着跟你。

本文标签:
上一篇: 就再说过一份好
下一篇: 正把青山来别驾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最新排行